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咨询热线:52452488
产品列表
联系我们
电话:

手机:

传真:
邮箱:
地址:
“微信扫雷”当心“踩雷”:披着新衣的行为

“微信扫雷”当心“踩雷”:披着新衣的行为

[来源:未知]  [作者admin] [日期:2019-05-24 14:51] [热度:]

  前不久,新闻曝光“微信玩扫雷三天输1万”。“扫雷”是微信红包的一种新玩法,在建起的一个微信扫雷群中,群成员每次发红包时,都要在红包上标注红包的总金额和自定的尾数“雷”,如果有人获得的红包金额尾数为“雷”的数字,就要按照红包总额的1.5倍返还发红包的人。尽管每次红包数额均不大,但是多番下来,特别是在其他人使用“扫雷抢红包插件”的情况下,三天输掉1万元也就不足为奇了。那么,这种红包玩法是否构成呢?

  是一种拿有价值的东西做注码来输赢的行为,对者而言,输赢通常具有偶然,其目的是为了赢取更多的金钱和物质价值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不再仅仅局限于实体场,形式逐渐多样化,网络日渐兴盛起来。除了开设网站,以微信红包为工具进行的花样也不断翻新:“红包扫雷”“红包接龙”“红包摇”“红包买大小”……花样虽然多,无一例外的是,玩家有赢有输,群主通过设定规则,或者直接接受玩家用以押注的红包并将中概率降低,或者从每个群发红包中抽利,实现营利。如果群主使用了作弊插件,就更是稳不赔了。

  对于媒体曝光的形形的微信红包新玩法,可以看作是行为在网络空间和移动通讯终端的延伸。与“有人获益有人赔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由于群规规定群主中“雷”免付“返还钱”,群主每包必抢、稳不赔。群主无论是通过接受红包押注,还是参与抢红包,均是企图通过组织获利。更有甚者,群主以设置金来鼓励成员拉人进群、收取押金防止“恶意退群”,显然在主观上具有营利目的。

 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组织3人以上,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;组织3人以上,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;组织3人以上,参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,均属于刑法第303条规定的“聚众”。因此,如果相关微信群满足了上述入罪条件,则群主应当构成罪。而其他参与的人,则视其是否以营利为目的、资大小、参与的次数及持续时间等,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罚。

  尽管群主通过建立微信群以营利为目的组织多人进行较大数额的,但是由于微信群属于不固定的空间,微信群可以轻易地随时建立、随时解散,利用红包进行的组织形式也较为简单,微信群本身具有一定程度的封闭,他人无法通过网络搜索进入该群,这些特点使得微信群与实体场、网站有很大的差异,因此,不宜将建立微信群的群主定为开设场罪。

  如同在传统中出“老千”一样,利用微信红包进行也有“作弊插件”可用,如此一来,就可以避免抢中数额最小的红包、规避某个特定金额尾数的红包、人为纵“大小点”和“单双号”,做到只赢不输。使用作弊插件在中出“老千”,除了可能会构成罪外,如果出于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目的,使其他参人员相信其是按照规则进行,愿服输而“自愿”交出财物,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的,则应同时构成诈骗罪。

  对于商家而言,如果其以出售作弊插件为经营范围,且明知买家是用于而购买,情节严重的,可能会构成非法经营罪。现实中,不少以高价购买作弊插件的参人员购买后却发现插件并无效果,“老千”竟也遭遇骗局,在这种情形下,如果获利较多,出售作弊插件者也会构成诈骗罪。

  微信红包与扯上关系,是很多人难以相信的,也正因如此,有人抢着抢着红包竟损失大量钱财,等到反应过来为时已晚。利用红包组织进行获利的“有心人”纵然是始作俑者,但说到底,还是由于自己的贪与投机心理作祟。因此,想要通过组织或是参与挣钱的人需留神,微信红包虽然好玩,切不可触犯法律,以免得不偿失。

  云南省政府发布一批人事任免 孙青友任省预防腐败局局长人民网昆明2月4日电(木胜玉)据云南省人民政府网站消息,2月4日,云南省政府发布一批人事任免通知,涉及云南省政府办公厅、省公安厅、省监察厅、省司法厅、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、省农科院等单位的9名干部。 云南省人民政府决定: 吴剑…【详细】

  2017春节各省份旅游收入排行榜出炉 云南列第九位人民网北京2月4日电2017年春节假期已结束,在已经公布春节旅游收入的28个省份中,广东以366.4亿元列旅游总收入排行榜第一名,四川省是接待游客总数最多的省份,达6383.59万人次。根据排行榜中的数据显示,15省份旅游总收入均超过…【详细】

关键字:最新微信扫雷群平台